Search

【威斯讲座】人生规划升学规划就业规划,且听靳博士怎么说...

Updated: Oct 25, 2019


威斯学院是一所由多伦多大学教育博士与安省资深教师共同创建的安省注册私立高中(BSID 669203),为加拿大本地和留学生提供高品质的教育课程与服务:安省学分课程、雅思/托福培训、高中/大学/研究生院申请、数学竞赛课程、一至九年级英文演讲/英文写作/法语  等精品课程。

4C (Communication沟通、Collaboration协作、Creativity创新、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 是威斯学院的办学理念;威斯学院致力于为学生与家长提供交流、成长和成才的教育环境与平台。

热烈的讲座现场


本次讲座主要围绕如下的几个主题开展:

如何发掘孩子的潜在优势

如何激发孩子内在的情怀

如何根据孩子的特点和目标尽早规划

首先谈一下起跑线的赢与输

常常听到一句话:“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也常常听到另一句话:“人生是一场长跑,开始跑得快不代表能够跑得远”。看似矛盾的两句话让无数家长为此焦虑,到底该如何面对孩子的初期教育?其实这两句话看似矛盾,实则不然,因为这个问题的焦点是探寻究竟在起跑线上不能输的是什么?真正赢得的又是什么?

就目前的大趋势来说,大部分的家长把起跑线上的竞争简单的理解成为一种知识的积累。这里我提到了两点:“简单”和“知识”。

先说一下常规意义上的“知识”的定义,概括来说就是不同领域的学习。家长希望孩子通过文化类,艺术类,体育类的大量的学习,以及各类课外的补习,来增加孩子起跑线上的砝码,也希望在正常时段完成的学习项目,孩子可以提前一、二年完成。这样,家长会觉得是在起跑线上赢得了先机。

其次是“简单”,为什么说简单,是因为这种积累其实是一种短期的知识积累,没有明确的长期目标,孩子没有,家长也没有,这样的方式缺乏科学的规划,只是随波逐流,没有把孩子的变量考虑进去。这个变量就是作为一个人来讲,有着成长的变数,性格的变化,境遇的起伏,这种变数会造就无限的可能,不考虑这些,等于在扼杀孩子的未来。当机械的进行知识积累的时候,往往会忽略这种不确定性,看似起跑线上的赢,实则到后来可能输了全局。

那么,什么是真正起跑线上的赢呢?其实就是进行科学的人生规划,起跑线是人生的起跑线,和跑马拉松一样,在跑的过程中,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策略,每个阶段都要完成不同的任务。

JK-G5期间的人生规划

我在教育自己孩子的过程中总结出比较中肯的一个理念就是把初期的教育(JK-G5)称为人生规划,而作为长跑的起跑线的输赢则会影响着整个人生的输赢,所以对于起跑线上的教育是一个复杂的开始。这个时期,重要的是培养孩子的格局和对价值观念的看法。

小时候要有见识,大一点的时候要有经历,才会有个精致的人生。这种教育不是简单的去上培训班,也不是简单看看心灵鸡汤和教育美文就可以完成的,孩子是各不相同,所以每个孩子的教育也都应该有各自的独特风格,是需要家长和孩子的紧密配合,共同努力下达到目的。

孩子的格局观来源于阅读和经历,大到出去走走看看,参加不同的活动,小到看一场电影,读一本书。

我简单说一下这方面在我女儿小时候对她的培养。有些作为第一代移民父母,孩子虽然在国外出生长大,便盲目的认为英文很重要,忽略了本族语言文化的教育。作为母亲,我希望女儿能够多读中国诗词,了解中国文化五千年的悠久历史,进而可以听懂中文,读中文。

在她小时候,我带着女儿读唐诗宋词,她可以背诵很多。我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孩子的中国文化教育。女儿5岁在加拿大第一次登台背诵三字经和弟子规,那时候虽然她并不知道其中的含义,但在我们传授这些知识的过程中,慢慢引导她了解中国的文化历史。从G1-G6我一直坚持让女儿参加文华艺术节和中文学艺比赛这类活动,女儿每次比赛的项目都是中文诗朗诵,讲中文故事,唱中文歌曲,中文演讲。这些活动表面看似是女儿在参加,其实家长也深入其中,在参赛前都是需要家长进行辅导,这也是我和孩子一起学习成长的过程。

众多比赛女儿屡获第一,我倒是觉得名次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通过这些活动把学到的中国文化贯通理解。中华文化的教育在我对孩子的初期教育中占主要地位。

其次是课外活动的选择。选择活动的意义是什么?这主要看给孩子设计活动是否盲目,究竟是家长的想法,还是孩子喜欢的?我和很多家长一样,最初让孩子尝试了游泳,滑冰,冰球,舞蹈,但发现孩子兴趣并不大,也不是很积极,这就需要家长去调整。活动不在于多,在于精,在于孩子是否喜欢,能不能坚持。

我在摸索的过程中,发现女儿喜欢唱歌,我就善加引导,对孩子说,你是不是可以用钢琴把你唱的歌弹出来?这样以后自己就可以给自己伴奏啦,从此,女儿开始了声乐和钢琴的学习。在学习音乐的过程中,是分级的,1-4是初级,5-8是中级,8级以上是高级,一个老师不可能擅长每个级别的教学,所以我们也根据孩子的情况作出调整,寻找适合的老师。

还有就是家长和老师之间的默契和沟通也很重要。孩子在学习的过程中学到了什么?遇到了什么问题?都要及时和老师进行沟通。在女儿学习的过程中,我会跟女儿约法三章,既然是自己喜欢的就要坚持,不能轻言放弃。而且也用参加比赛的方式来验证学习的效果,我告诉女儿如果没有任何结果就是在浪费时间,浪费金钱。在学习的过程中不断提升自己,在比赛中证明自己,这是需要家长和孩子的共同努力。

在女儿学中文和音乐的同时,机缘巧合的结缘国际象棋。女儿二年级的时候,她看7,8 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下国际象棋,然后就去跟大孩子下,结果赢了,这件事让当时的校长知道了。这位校长发现了我女儿的天赋,他觉得我女儿看别人下就知道要怎么下,还能赢,他就跟我女儿对弈了一局,下了两个小时,我女儿就赢了,校长就立刻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女儿的天赋,应该让女儿参加比赛。随后女儿参加了安省的比赛,在她还不太懂拍表和记录的情况下,进入前三,获得参加全国锦标赛的资格,但女儿还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也没有教练 ,我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带女儿去参赛,随后女儿获得了8岁组全国冠军。

在这之后,女儿又参加了北美区的比赛,也获得了冠军。紧接着女儿作为加拿大的代表队队员参加的世界级的比赛,在这个过程中女儿十分努力,她说,妈妈,我是代表加拿大。从这可以看到参加大赛对孩子的影响,更能增加孩子对自己的认可,所以我建议如果孩子有机会参加这类的活动,家长一定要支持。

在孩子的小学阶段,我们也尝试了骑马,高尔夫,跆拳道这类的活动,当然,这些都是业余爱好的培养。虽然是业余爱好,我也很注重孩子专注力的培养,要静下心来,把事情做好,做完。就跆拳道来说,我告诉女儿从黄带打到黑带是需要很多年的时间,女儿说,妈妈,我会坚持的。很幸运,女儿在学跆拳道的时候遇到了一位特别好的教练,他教会了我女儿什么是坚持,学会了毅力和坚强的品质。所以在孩子学习的过程中,一个好的老师是非常重要的。最后女儿在比赛中以9战8胜的战绩在男子组赢得冠军。

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个比赛中的小插曲,比赛很艰辛,到第8场的时候,女儿体力透支,因为其他都是比女儿又高又壮的男孩子,女儿虽然不害怕,但体力确实已经到极限。我就对女儿说,宝宝,你很累,对方也很累,你能够战胜对方的就是你的精神,抱着必胜的决心,带着必胜的气势。后来上场的时候,女儿的一声吼非常有气势,出手之前对方已经胆怯了,打着打着,对方就受不了女儿的气势,心理崩溃,哭着下场了。赛后,女儿对我说,妈妈你说的太对了。技巧是一方面但气势也很重要,尤其是到筋疲力尽的时候,强大的心理就更重要。

在JK-G5这个期间进行的人生规划,出发点不是家长想要孩子有怎样的人生,而是通过在带领孩子认知这个世界的过程中,对孩子循循善诱,让孩子意识到自己想要一个怎样的人生。孩子性格各有不同,因此要根据性格特征,因人施教,这就是性格没有对与错,只有长处和短处。同时,这个时期,父母是影响孩子最多的人,对孩子价值观念的养成起着重要作用,如何顺利的把父母的观点和认可的价值观传授给孩子,与孩子的良好沟通是关键。要给孩子树立做人做事的原则和方法。跟孩子交流也是一种艺术。

升学规划中的个性化认知

在孩子的教育过程中,家长会不自觉的按照一种标准化的程序对孩子提出要求:学生领袖,SSAT 95%,名校,藤校。但是在这种标准化的教育下,孩子的个性化,往往会被忽略,尤其是在G6-G8这个孩子个性发展阶段。个性的形成除了先天的因素,后天的环境影响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而孩子在这个时期受环境的影响最大的就是学校环境,课外活动环境以及家庭环境。

首先是学校的环境,因为孩子在学校的时间最多,所以学校的选择很重要。学校的师资,学校的同学组成,学校对某些活动的倾向性,以及学校的特殊的program,都会在不同程度影响着孩子,甚至对孩子在未来专业的选择,发展方向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因为从G3开始,公立学校就有天才班了,初中要为高中的IB,AP 做准备,还有的孩子要去男校,女校,有些孩子要备考UTS等等。当时,我女儿选择是7年级去了女校读书,在这之前,我们就为她上女校做准备,不想她在学习的过程中有过多干扰。

在我跟很多家长的交流中发现家长对于孩子择校,参加活动的焦虑情绪趋于严重,生怕选错学校或者错过了更好的选择,耽误了孩子。家长对我说,在孩子的教育上是最容易患上选择困难症的。我也经常打趣道,你们不是选择困难,是情绪焦虑,之所以难以取舍,是因为想要的太多。我觉得要挑孩子最适合的,家长比较了解自己的孩子,无论是公校私校,从数据上说,被名校名专业录取的学生并不差很多。

其次是孩子的课外时间的安排,刚刚我也和大家分享了我女儿的一些活动的经历,时间安排很重要,也要有取舍。上了初中以后,我女儿放弃了国际象棋,因为女儿说太花时间了,当然她已经拿到国际棋联预备大师的头衔。跆拳道在拿到黑带后也放弃了,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男孩子对打的危险性也在增加。女儿喜欢音乐,所以保留了声乐和钢琴的活动。骑马和高尔夫女儿觉得对她身体健康有帮助,就继续坚持。这个时候就需要家长帮助孩子进行取舍。家长们也是费尽心思,极尽所能的让孩子尝试各种活动和校外补习,每天都在赶场,甚至晚餐都要在车上解决。但结果往往是家长不满意、孩子也不开心。家长矛盾的看着茫然的孩子再次难以取舍。在取舍的过程中需要家长和孩子共同完成。

最后是家庭环境,当双方都忙于各种活动的时候,和孩子之间的亲情互动变得越来越少,与孩子的亲情交流话题也越来越少了,这样也会对孩子性格有着略显负面的影响。我能理解,第一代移民的确辛苦,要为生存奔波。但是我希望在回到家里的时候能够表达自己的父爱,母爱,让孩子觉得自己是幸福的,被爱着的,这个幸福指数对于孩子是非常重要的。

在学校和孩子参加活动的选择问题上,孩子和家长之间往往脱节,我们首先来分析一下这种现状的结症。家长从各种渠道得到的信息,其实不外乎官方和私人两个方面,官方的资源是给每个人看的,对学校各方面的描述,只是一种概述。

私人的资讯也常常是基于别人家的孩子的经验。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孩子之间或有相似,但各有不同。套用别人孩子的经验去对待自己的孩子,我认为是不理智的行为。也就是说,要注重自己孩子的个性,根据自己孩子的特点对孩子的学校和活动做调研,对要随时根据孩子的变化作出调整,有些孩子爱说话,有些孩子比较安静,我们就要判断什么样的活动适合自己的孩子。爱说话的孩子就可以尝试一些演讲,辩论的活动,而安静的孩子可能在艺术方面有天赋,创造力强,可以参加画画,写作的活动。这就需要家长充分理解并给予支持,我女儿就是在7年级的时候发表了一个小剧本。

家长们会觉得每个家长是最了解自己孩子,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但是为什么家长反而更焦虑?问题的关键在于,家长首先是为人父母,对孩子的关爱使得在分析孩子的特点上多了很多主观性,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大部分家长没办法做到角色抽离,就不能对孩子进行客观的认知,也很难发现孩子的个性特点。在这个过程中,能置身度外的家长是非常难得的。我跟孩子接触中,我一直以孩子朋友的身份跟孩子交流,是一种毫无保留的坦诚的方式交流。

在帮孩子的择校过程中,我是和孩子是一起完成的,我们一起参观学校,分析学校的优缺点,为什么要选择,有理有据,我讲我的,孩子也讲孩子的,孩子其实是需要这种建议的,当然在最后决定的时候,孩子能讲出她选择的原因,我都是双手赞成的。在G6-G8这个时期,家长的角色非常重要,不能忽视孩子每一点每一滴的变化。

G6-G8:为高中做准备

G6-G8这段时期是为高中做准备的。做规划的时候,不能只考虑到这个时期的短暂目标,而是要综合考虑孩子的未来的可能性。孩子是个变量,也是多面的,在家里和在外面或许有着不一样的面貌。家长也会困惑,究竟哪个是真实的?答案就是,都是真实的,因为孩子处于不同的环境下会表现出不同的个性特点。正是基于孩子的个性,我们必须得根据各种情况作出综合考量,为每个孩子量身定制计划。

其实G6-G8是一个最好的体验时期,充分利用这个时期体验并发现孩子的个性特点,为下一步做好准备。在标准化的大趋势之下,孩子的性格特点是个性化的体现,也是个人品牌的建立。好并不是标准,适合才重要。

教育从来不是孩子的功课,而是父母的修行。时间是有限的,尽可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出合理的规划,为每个下一步打好基础,这样才能接近梦想,达到目标!

G9-G12:职业规划中的人生

进入到高中时期(G9-G12),父母对孩子的未来期望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面临着上大学的选择。那么上大学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其实家长可以用一个逆推原理来分析,父母都希望孩子有个美好的人生,而人生取决于孩子从事的职业,职业技能的培养,关键又在于大学时期的学习,而大学的选择是由高中阶段来决定的。所以事实上升学的规划,便是职业规划的开始,也就是关乎孩子一生的事情。

在高中时期,对孩子进行升大学的规划指导的时候,就不能以上大学为单一目的,必须要考虑很多层面的东西,这样才能让孩子走向正确的道路,少走弯路。很多孩子在上大学以后对所选专业并不是很喜欢或是觉得自己学起来很吃力,进而转专业或者是没有完成学业浪费了许多时间,这就是在高中时期只考虑到升学这一点的后遗症,也是大部分家长忽略的一点,也是我一开始跟大家说的不能很好的从一开始进行人生规划,升学规划的后果。在高中这个关键时期,这个规划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想在以后的职场上成为佼佼者,规划的好坏就会成为以后的变数。

高中这个时期是孩子的青春期,孩子的变数不可预测。环境有变数,社会发展快,那么社会上对各种职业的需求也在不断的变化中。有些职业发展的很快,有些职业逐渐消亡,比如,CS这个专业渐渐被纳米专业吸收,更新的高科技产业也不断兴起,所以高中时期加上大学完成学业,这么多年的职业变数要求我们必须要有预见性。最后游戏规则也有变数,所谓的游戏规则,就是升学的入学要求,每个大学的申请人数,录取比例,

甚至一些政治因素都可能影响到各个大学专业的录取率,所以单纯地以考大学为目标对孩子进行规划安排,就可能最后因为这些变数让结果变得被动。真正专业的规划是通过对孩子的了解,进行有效的合理的安排,提高孩子的内在品质和能力,让孩子不断完善自己,增强实力,有足够的能力应付后面的风云变幻,让大学申请成为一件水到渠成的事。

我借用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在他推特上发表的文章《希望在上大学前有人告诉我的10件事》里面的一点和大家分享:你的职业生涯将占据你生命中巨大的一部分,它如果是你的强项,你会感觉充实更快乐。那么在高中这个最好的时候,能让孩子选对自己的职业,才会有个璀璨的人生。

我讲一下女儿是怎样在高中的时候确定自己的职业方向。

大部分人并不是很早就能确定自己的职业方向,有的人大学时期不知道自己要学什么,走到社会上不知道自己生活的方向。这就需要我们在人生规划,升学规划的过程中,引导孩子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女儿9年级的时候,我们就一起调整课外活动,因为她的钢琴,声乐已经达到比较高的水平,我们决定暂停,象高尔夫和骑马,达到一定级别,在高中这个学习关键时期,我们也停掉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参加任何活动,从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她加入了排球俱乐部,这是个团队项目。

我建议在高中时期要参加一个团队项目,这种项目也很不容易,首先是选拔,然后是一周3-4次的训练,要坚持下来。女儿比其他队员个子矮,自身条件也不突出,所以她练得特别辛苦,体育不是华人的强项,女儿坚持了这么多年,今年刚刚参加了全国锦标赛,是很不容易的,她是队里唯一的华人。女儿非常忙,学业负担很重,她有AP的课程要完成,10年级就要完成高中的学业,每年都比其他孩子多几科,而且要拿到优秀的成绩,女儿的压力非常大,她跟我说,我人生中最喜欢的就是音乐和书,这两样东西对我太重要了,可以缓解我的压力,充实我的人生。我从小鼓励孩子去读书,带着爱去学习音乐,用欢喜的心情去学习。而为了考级等目的去学习是不可取的,孩子是不会快乐的。我的原则就是选择自己喜欢,才能有延长性。

当女儿进入到11 年级,就更紧张了,因为她申请到了一些大学课程的奖学金,她选择了西安大略大学的心理课程,她说对于她很重要,可以帮助她在压力大的情况下调整自己的紧张焦虑情绪,还有就是如何面对和老师同学相处中的摩擦,我觉得女儿选得非常好!

我和大家再谈一下关于9年级开始申请国内外奖学金的事情,因为网上有很多不同的奖学金申请,这需要家长做细致的工作,市面上也有专业的机构来帮助完成,我完全是自己利用业余时间独自完成的。首先要知道什么项目适合自己的孩子,在这个过程中,孩子写的申请内容很一定要她(他)自己完成。这个内容要针对自己内心的real passion,真实的自己,这样才能感染到主审官。在这个过程中,家长对孩子的引导,和孩子的沟通也很重要,这也是奖学金比较难申请到的原因。

读名校研究生:曲线救国

大家一直说高中就是为了上个好大学,其实上大学才是刚刚开始。我说的的这个开始是人生的开始,职业的起步。这个阶段可能孩子还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以后可能还是会改。当然大家都知道加拿大的大学本科是宽进严出,出来就业情况也不一定很好,那就可以读研究生提高学历,增加经验。这个是没错的,藤校本科是很难的,但如果GPA够高,仍然会有机会申请到名校的研究生,这也算是曲线救国吧。我个人也做了这方面的研究,周围的朋友本科毕业于多大,麦马等,但因为就业前景不好,选择去了美国的伯克利,密歇根等读研究生,毕业后比较容易找到工作,所以读完本科,转去美国读研究生也是一个选择。

无论走哪条路,都是需要申请的规划,主要是社会实践,在大学里参与的社会实践,和做的project非常重要,能够赢得名校研究生的招生官的认可,才会有机会。当然GPA是重中之重,大学成绩很重要,如果成绩在Top10,找工作就相对容易。有些专业大家听起来非常好,但是好的专业淘汰率也很高。比如电子工程,300人入学,第一年淘汰150,第二年淘汰60人,最后只有30%的人可以毕业,但这些人中只有10%的人可以找到满意的工作。所以大家不要觉得进入大学的好专业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这是不正确的想法。

我女儿在高中的时侯,她的一个同学成绩一般,活动一般但也被康奈尔录取了,因为她的SAT成绩是1590/1600。因为很多学校的侧重点是不同的,当然SAT高分是有优势的,但我个人倾向于全面发展的孩子。

大家不一定要有藤校情结,加拿大本土也有很多好的专业,如果要是学医就要多撒网,国外的藤校要报,本国的相关专业也要报,因为加拿大本地的专业也是有竞争力的。本医连读是特别难申请到的,需要很早就做规划,有各种项目去支持,才能增加成功率。同时我也认为藤校不是未来人生的唯一目标。其实做了统计,世界500强企业的CEO,只有10%的人毕业于美国藤校,大部分人是毕业于普通学校,实际的教学水平并不差,不读藤校也能成为CEO,成为领导人。藤校可以证明一个人优秀,毕竟只有5%-7%的录取率,但不代表未来一定会有出色的人生。

我跟大家讲我和孩子访校的经历,当我在哈佛看宣传的时候,看到有的人就开了个面包店,但也是哈佛毕业,哈佛毕业生只有5%的人会成为领导者,成为影响世界的人,其他的95%和普通人没有区别。所以我很感慨,学校培养你到什么程度取决于你自己能学到多少东西,领会到多少东西。每个人在知识的海洋中的的领悟力是不同的,也不是家长能左右的。我女儿拿了这么多本医连读和医学专业的offer,她就和我说,我想看更远的世界,走到世界更多的角落,所以最后选择了耶鲁-新加坡国立-杜克的本医连读。

父母如何与孩子有效沟通

如今的校园里经常会发生一些事情,作为移民,我们的孩子会面临一些不公平的待遇,这也是孩子成长的一部分。我每天接孩子放学的时候,就会问她,今天在学校经历了什么?老师对你怎么样?同学对你怎么样?孩子有时候会比较偏激,误以为老师歧视她,或者觉得同学说的话让她不愉快,这个时候家长就很重要,我告诉女儿要学会原谅,在原谅别人的同时给自己一个机会,让自己的心情趋于平静。为什么很多孩子在学校变得内向,情绪不稳定,就是因为孩子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这个时候家长就是最好的心灵导师,跟孩子交流,孩子有个欢快的情绪,带着愉悦的心情做事情,就会更有热忱去学习和生活。

家长是一面镜子,我希望家长不要把不好的情绪带回家,跟孩子交往的过程中,和在外面做事的时候,所作所为都会影响到孩子的想法。我跟我女儿交流的时候我对她说,我希望你成为对这个社会有所关爱,有所奉献的人,女儿也说,我也希望在我走完人生的所有道路的时候没有遗憾,在我人生的最后一秒,我知道我帮助了多少人。

从孩子出生开始,我们就有推卸不了的责任,作为家长要陪伴孩子成长,在陪伴孩子成长的时候,我们也在成长,我经常跟女儿说,我们一起成长。孩子的内心是单纯的,我们是有经历的,我们要用我们的经历带领和帮助孩子成长,所以一开始心态要放平,不要把个人意识加于孩子,但可以引导孩子,让孩子觉得妈妈的想法是好的,你让我做的事情是我喜欢的。

比如说想让孩子成为律师,可以让他觉得你让我去做public speaking我是喜欢的。参加了演讲以后,可以让孩子参加辩论和比赛建立他的自信,他会觉得他可以做得到,然后去参加model UN,再参加一些演讲活动,参加team到世界各地打比赛增加见识,在交流成长,孩子培养起兴趣后,如果孩子以后可能更想成为一名社会活动家,就会选择social science,慢慢的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就可能会申请法学院。然后,他会逐渐明确更适合做什么样的具体工作。像我在法学院读书的过程中发现真正法学院毕业的学生只有25%从事律师的职业,其他人都选择了别的职业。人生在求学的过程中,在不断地选择,因为一开始想到的东西可能会改变,尤其到真正学习的时候,会有做些改变。当然有的专业不容易改变,比如学医的改变很少,学医非常辛苦,需要很大的决心和毅力,学习的时间很长,所以一般不会改变,但是的的确确有不少学法律的孩子在毕业的时候作出改变,从事其他职业。

而且就像我刚才讲的,我知道周围的朋友的孩子可能在上大学的时候,学的是精算。在大学的时候,他觉得学精算很吃力,他可能会转成统计学,经济学这方面的职业。从一开始他想做精算师的理想变成了在保险公司做统计工作的或者在银行做经济工作的,这个过程就是孩子在不断选择的过程,家长唯一能做的就是充分抓住和用好孩子从出生到小学初中高中,能和孩子共同探讨的时间。

真正到了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家长再想去给孩子规划一些东西的时候,我们想介入他以后人生梦想的时候就比较难。这个时候孩子是比较有主意的,他会知道自己更想做什么,我知道有的孩子比较乖,愿意听你的建议,但大部分孩子会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独到性,愿意尝试自己选的东西,如果这时候孩子非常坚决的想去学一些东西家长应该去支持,无论他走的是不是弯路,或许他会走弯路,或许会犯错误,这种错误是要去尝试的。

我经常对女儿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因为有的时候呢,孩子在他学习的过程中会考试成绩很差,有些东西做不了,他会很苦恼,女儿跟我说妈妈我怎么会是这样的,我是不是个失败者?这个时候,我跟她讲,我认为失败不是件坏的事情,通过你的失败,通过你自己的这些错误,你才会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东西。

人不可能是完美的,如果是完美的,精神会有问题。往往我采取的策略就是女儿在考试回来考得不好的时候,我说我没问题啊,我们去购物啊,我女儿说我情绪不好,在学校遇到什么问题,我说我们可以去看看电影啊,女儿非常吃惊的说,妈妈,我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不批评我,不指责我呢?我就跟我女儿讲实际上呢,因为你已经很难过,很难受了,你成绩下降或在学校遇到了问题,但我现在唯一需要解决问题就是让你高兴起来,让你能够调整自己的心态,这个时候父母对孩子不能进行责备,不能打击,说一些很重的话对孩子。

因为孩子像棵树一样,他经不起大风大浪,还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是要慢慢栽培,让孩子不要产生抵触情绪,因为有些时候你说的很重的话,他对你的信任就会减少,他就开始不喜欢听你说话,不听你的意见。这个时候相对孩子比较困难时期,他可能会产生抵触情绪,这就是孩子的青春期的叛逆期。

说出来大家可能都不相信,我女儿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过叛逆期,其实这个叛逆期是怎么杜绝的呢,这个需要很好的沟通和理解,有的时候家长不愿意去理解孩子或者觉得他做的东西就是不对,我也听过有些孩子跟我讲,学校里最糟糕的孩子,家长总说自己的孩子这点不好那点不好,这些都不应该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

我觉得就是说孩子首先对自己不能失去信心,如果他已经是这种情况,不是孩子的责任,是家长的责任,就是因为家长经常数落孩子,孩子才会在心里暗示自己,我就是不好的,我就是最差的。

我认为爱孩子不是给孩子买衣服,做吃的,给孩子花钱,要让孩子知道人生的价值,学会感恩,对爸爸妈妈对所做的有感激之情。我女儿每天都跟我说I LOVE YOU SO MUCH, I AM  SO THANKFUL YOU DID SO MUCH TO ME! 我觉得这个比上什么多大附中,上藤校更有意义,这说明她很具备有感恩之心,她的心胸是不一样的,重要的是孩子的心胸,这种对社会对朋友对周围的人与物的宽容,这种关爱,无论他走到什么地方,无论上什么名校,能不能进最好的学校,我相信他的人生一定会美好。到现在为止,这一路走来我的女儿认为是比较成功的,但比她优秀的人还有很多,她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这就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的道理。

我经常跟女儿传授中华文化的东西,最重要一点,尤其是儒家思想,有一些好的东西就是谦卑,谦卑就是说如何跟所有人交往的过程中放低姿态,不要很骄傲。我见到的确去的是名校,上了好的高中自己就会很骄傲。这样的人路是走不长的,就像我女儿在电台采访的时候主持人问我女儿说你已经很成功了,我觉得你已经很不错了。我女儿说,没有,在我上大学上医学院的过程中,会有很多同学周围的朋友跟我一起前行,而这些前行的过程中,我会跟他们学习,实现共同的梦想。

本医连读、本法连读、本商连读

最后呢,我跟大家说一下,因为我的孩子申请的本医连读,我本人对本医连读了解得比较多,包括很多program,本医连读一般都是这样的,本科和医学院一共要八年左右,本科是四年医学院四年,有些美国学校七年,七年相对来说比较短,正常是八年,但在英国,爱尔兰,澳大利亚等国家的program不是本医连读,他只是bachelor of the medical或者bachelor of science ,5,6年的学习后,一定要拿到M D叫Medical Doctor才可以当医生。这是要经过很多次M KAT的考试包括美国医生的三次资格考试。这种不是正规的医学院,以后再参加这种考试,由于没有正规的学习,考试相对困难。

因为要受过正规的训练和学习是不一样的,而且在知道学医后有一个住院医师,海外学生很难拿到,一般要先保证本土毕业的学生。住院医师的资格有的人还要等好几年的时间,所以要判断一下,如果觉得更适合加拿大本土的HS或者MS,可能留在加拿大是更好的选择。

另外还有本法连读和本商连读。大家都知道沃顿商学院,本科读完要是很感兴趣,可以去考商学院。现在也有一些大学也有本法连读,从高中就确定会不会去法学院,但是,要是选择这种专业性强的program,竞争激烈,做大量的准备。学法律就要做辩论和public speaking比赛的项目。 学医也要去医院和实验室去做各种project.本商连读就做出来很多项目,比如和business有关的有公司了,在公司做什么project了,这些东西都要有,有这些固定的项目,包括你从事的社会活动跟商有关,这样的话就会提高你进入沃顿商学院或者纽约商学院的机会,一定都要有自己品牌的东西和项目拿得出来。

威斯学院追求品质追求学生4C能力,面向本地学生的各类演讲、写作等关注学生核心竞争力的课程和面向高中学生的各类学分和培训课程,必能帮助多更多的不同年龄段的学生。欢迎转发威斯活动与课程宣传,以让威斯高品质课程惠及更多的学生和家庭。


55 views

Wells Academy

Admissions

Address: 505 Hood Rd, Unit 24, Markham

Phone: 647-560-6398

Email: info@wellsacademy.ca

WeChat: Wells_Academy